“慈善+司法”救助路径走出不寻常的精彩
发布时间:2019-07-11   动态浏览次数:

  7月9日,浙江省乐清市慈善总会、乐清市人民法院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乐清市“豸爱”基金一年来运行情况并发布十个典型案例。

  乐清市“豸爱”基金于2018年6月22日成立,由乐清农商银行捐助,乐清市慈善总会设立,定向用于救助乐清法院涉民生案件当事人,为乐清法院深化司法为民、决胜执行破难、化解矛盾纠纷提供新办法,开创新路径。让更多生活陷入困难的案件当事人获得救助,彰显“法度之外,情理之中”的人文关怀。“豸爱”基金已成为“慈善+司法”的一张亮丽的金名片。

  乐清市“豸爱”基金由乐清市农商银行5年内每年捐赠200万元,共计1000万元。基金也接受国内外法人和自然人的捐赠,组织开展专项筹资活动及合作项目募集的资金,基金增值收益等其他来源途径。

  国家司法救助资金通常由地方财政预算支出,资金额度有限,远远满足不了司法救助宠大体量。而且国家司法救助程序严格、繁琐,救助面较为狭窄。

  “豸爱”基金由民间资本捐赠和资助,调动了社会力量参加司法救助事业,是司法救助制度一次有益尝试。它丰富了司法救助的经费来源,是司法救助的有益补充。

  2018年6月22日至2019年6月30日,“豸爱”基金已累计对80件执行案件中的86名当事人发放救助金121.14万元。

  “豸爱”基金救助程序较为灵活,受救助事由较国家司法救助更加宽泛,救助对象更广,受众面更大。2018年至2019年6月30日,乐清法院得到国家司法救助金救助的是22件27人,总金额为63.9万元。其中同时得到国家司法救助和“豸爱”基金救助的有10 件11人。

  2016年5月,郑某因建房需要,将建房地基边的石山开采发包给戴某。戴某以日工资300元的报酬雇佣陈某进行开采。同年6月3日,原告开采山石时不慎被上面落下的石头击中,从而摔落至地面受伤。法院判决戴某赔偿陈某11.5万元,郑某赔偿陈某1.3万元。郑某如期履行了赔偿义务,而戴某赔偿了一部分款项后便无力偿还,名下也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案件执行不能。

  陈某是贵州的外来务工人员,受伤后他多少骨折,两肺感染伴双侧胸腔积液,右肝囊肿,构成了十级伤残,后又进行二期手术,长期医疗又散失劳动能力,陈某生活陷入困难。

  根据陈某的实际情况,乐清法院经讨论决定给予陈某国家司法救助金15000元,同时决定给予“豸爱”基金司法救助25000元。陈某同意案件实体结案。

  贵州的汪某在陈某的厂里打工,2016年12月2日,汪某与陈某签订协议书,确认陈某结欠汪某工资款40000元,约定自2017年1月5日起每月支付5000元,8个月内付清493333开马,后经汪某催讨,陈某分文未付。

  40000元真是汪某的血汗钱,是他们一家的全部希望,汪某原本想拿工资美美回家过年的,而最终却是一个泡影。汪某憋着一肚子气向法院申请执行,而法院一直没有找到陈某的下落,也没有发现陈某可供执行的财产。汪某在一次一次催问经办法官的过程中,积聚了满肚子的怨气。拿不到工资款,汪某难保不会有过激行为。

  像汪某这样在陈某处打工的还有7个人,他们的情况跟汪某差不多,拿不到工资,一年的甚至几年的辛苦化为泡影。

  目前,国家司法救助制度主要救助受到犯罪侵害导致死亡、重伤、严重残疾、急需医疗救治的刑事被害人,受到打击报复的举报人、证人、鉴定人,追索赡养费、扶养费、抚育费人员,道路交通事故受害人等四类人。而“豸爱”基金突破这四类人限制,对劳动争议、工资报酬等涉民生的案件进行救助,有效化解该类涉民生案件。

  “豸爱”基金对汪某司法救助了20000元。“豸爱”基金让汪某的期望有了缓冲地带,不至于摔个粉身碎骨。

  “豸爱”基金适用于国家司法救助相关规定不能做出救助裁定的当事人,其适用的案件类型较国家司法救助规定更宽泛,一般适用于追索赡养费、抚养费、抚育费案件;刑事附带民事赔偿、交通肇事或其他人身伤害赔偿案件;追索劳动报酬、劳动争议或经济补偿案件;其他确需救助的案件。乐清法院“豸爱”基金救助的80件案件中,其中劳动工资类救助案件所占比重最大,52个案件占全部案件数的65%,救助金额占全部的30.80%。

  2016年10月13日,某镇组织拆除违章建筑,黄某为使自己的违章建筑不被拆除,持砍柴刀、水果刀等凶器,以暴力手段阻止执法人员履行职务,用砍柴刀砍伤保安白某的左手背,用水果刀砍伤保安董某的左前胸。经鉴定,董某伤情构成轻伤二级、白某伤情构成轻微伤。

  被告人黄某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被告人黄某应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董某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19683元;应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白某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16142元。

  黄某在监狱服刑,无财产可供执行。白某家庭困难,父母均长年有病;董某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等,住房是危房,家庭困难。然而白某、董某的情况都不符合国家司法救助制度。

  白某、董某的案件在法院是骨头案,每月一次的院领导信访接待日,都少不了他们的身影。“豸爱”基金成立后,对白某救助9000元,对董某救助10000元。他们答应案件实体结案。

  “豸爱”基金使一部分生活处于困境的当事人及其家属暂时渡过了生活上的难关,也疏解了他们的怨气,这对构建和谐社会、维护社会稳定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也提升了党委、政府和法院以人为本、关爱民生的民本形象。“豸爱”基金救助机制,延伸了司法救助制度,全方位体现了司法为民精神,有利于维护社会和和谐与稳定。